[柴娃娃女孩]美國學車和駕駛經驗

C

J – 導師表示今天不想死

學車時第一次上路,心情難免會高度緊張,手忙腳亂,甚至連油門、剎車都傻傻分不清楚。我相信在美國學車會比香港容易很多,因為路上車比較少,行車路亦闊,泊車位置大。當時年紀小,所以上駕駛班的人都是小朋友。

筆試 – DMV辦公室有的是用電腦,有的是紙筆測驗。當時有2種:圖片和文字。我通過了圖片測試拿到driving permit。 之後就是6小時的駕駛班,第一次發動引擎,我連是那一個都不清楚。我只記得那個導師說他不想死。DMV沒有提供車子路考,所以我們開著自己的車去。雖然緊張得很,但還是通過了!

在美國除了開車需要帶駕照,很多地方也需要用到駕照。例如:銀行開戶,進出酒吧,甚至搭國內班機。

G – 看清一個人的品

人家說有2件事能看清一個人的品性,1是打麻雀,2是開車。打麻雀時的我還能騙騙人家我是個溫文的女生,但雙手一觸及到軚盤,就會變成另一個人 (quote我的一位好朋友)。

我最怕在路面遇到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司機,因為你不知道自己做什麼,等於置路上其他司機、乘客和路人的安全不顧,是非常不負責任的行為。所以每當不幸地遇到此類司機,我會提醒自己不要犯他們犯的錯誤。

另外我很怕的是泊位,特別是parallel parking,可能真的很少應用不熟練的原因,所以在大城市 (特別是加州) 真的是一泊一驚心。所以我早回到公司,我會練習下back parking,希望提昇自己make spacing judgment時的準確度。

T – 每次下雨駕車時

談到駕駛經驗,讓我想起印象最深刻的是下大雨。到現在每次下雨駕車時,我手腳也會變得冰凍及心跳加速,漸漸如非必要,我絕不會在下雨天駕駛。

那是發生在多年前在美國,若果曾到過美國旅行,必定知道美國的街粒很少,很弱,當時我駕駛載著家人一起去水牛城旅行,其中一晚下著滂沱大雨,我根本看不見路上的線和車輛以及路牌,純粹靠GPS的指示慢慢開往目的地。那時只開了短短的半小時,可是我感覺是過了千萬個世紀。在車上,大家都屏著呼吸,沒有人說一句話,我清晰地聽見自己的心跳聲如何加速地跳動。我的手腳冰冷的全是冷汗,在路上的司機都是靠著猜的來開,慢慢會看見車尾的紅燈,你會知道自己沒有走偏了。

下車時,差點站不住腳。我猜如果車上不是有著我所有的家人而是只有我自己時,我覺得我不會有著那麼大的壓力,因為我害怕會有什麼事情發生而令我失去了他們,所以心裡受著巨大的壓力,希望能小心駕駛至目的地方。這個陰影,影響著我,我十分害怕在雨下得十分大的時候開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