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娃娃女孩]遇到讓人翻白眼的事情

平日生活裡一定有一些事情發生會讓人覺得很不可置信,有一些人的行為是很無言。

J

身邊其實有太多可以翻白眼的事情,因為有太多的豬隊友,哈哈,可是我有時候也是其中一名。

老人與孩子

而且無論你怎麼解釋,把你在和醫生資訊後/看書/參加媽媽教室的知識告訴他,都是浪費時間。問一埋奇奇怪怪的問題,十萬的為什麼:為什麼小孩會生病?為什麼那麽早睡?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你不去管你自己的兒子?!這我的視網膜剝離速度更快。

工作內容

我很明白各位賭仔在賭場花很多的錢,但是沒有人逼你來,輸了錢請不要問我為什麼會輸,而且有沒有禮物不是我說了算!為了錢我也算了。還有我不喜歡這些老闆主管的寵兒,太熱情太假!我不希望在工作時間裡和你擁抱或分享任何私人事情!

所謂的老公

其實我和他真的比陌生人更沒有交流,我從來沒有想要和他重新開始,更不想了解他,我只是為了生活為了兒子。他的好爸爸形象真的只在外面,在家里完全甚麼都不做。我每次聽到他說任何的一句話都好想翻一個大白眼,例如:我為什麼要給錢你生活?我食大麻不會上癮。/ 我因為無聊去賭錢。

有趣新聞:台南市立醫院中醫師郭祐睿就表示,一般人翻白眼的動作不外乎是將眼球往上轉動,露出眼白來表達「不屑」的態度,這樣的動作對眼球通常不會造成傷害。但如果轉動幅度太大,露出8到9成的眼白,甚至是完全看不到眼珠,那可能就會造成視網膜過度拉扯,長期下來將使視網膜剝離,因此要特別小心。

G

要分享其他人讓我翻白眼的事,三日三夜都說不完。所以就分享一下自己翻自己白眼的事。

上星期新同事很友善的走過來跟我聊天,說想多認識一下我。在這,我就不指明是哪個國家,他是一個歐裔人。他很建談,很open-minded,很上進,很有好奇心和求知慾。

首先好像job interview,他說tell me about yourself,我就說自己born and raised in Hong Kong, 大學在XXX學校,讀XXX major。之後開始進入正題,由於話題太廣泛,我已經忘記了話題的先後次序,宗教,美國和歐洲的health care,美國和歐洲的退休保障,香港的密集居住環境,美國/香港/歐洲的物價,東南亞/日本/韓國旅行攻略,日本動畫,拉丁美洲語系,歐洲的天氣/居住環境等等。

這些都是非常普通的話題,究竟是什麼話題讓我想自己想翻自己白眼,就是因為同事問了LGBT在香港是什麼情況。只要不傷害人,我對任何人自己選擇的生活方式是予以尊重。我直說我不太清楚LGBT在香港的情況,香港雖然曾為英國殖民地,有西方的影響,但香港骨子裡其實是傳統的。其實到這裡我已經知道同事的性取向,當我們聊到語言,我開口就問what languages your wife speak? 我說完後就想咬斷自己舌頭,但同事沒有特別澄清,很smooth接下去,在說到他的另一半是用he和spouse。

我想翻自己白眼是因為自己讓social norms帶著舌頭,在接到hint時腦筋不夠靈活轉名詞。經過這次經驗,明白到現在社會的norms真的跟小時候很不一樣,不要在性別上下註解,以後都不會說wife husband有的沒的,說spouse就可以了。

T

想想看,其實能讓我翻白眼的事情十分多,不過隨著年紀越年長,人變得有所成長,不會隨便把白眼翻出來。

翻白眼翻得最多的應該是別人走路不長眼,把人給撞上連一聲對不起也沒有,真的十分過份。如果說不小心還算,可惜那些在街上,真的有些人世界只有他的存在,從來走路也不長眼睛,也不看路,只管聽自己的音樂或看手機,甚至發呆。有時把別人撞上也不當一回事,也不知道自己撞到了別人,有些更恐怖的是把別人撞上了也說是別人的錯。

這應該能讓我長期翻白眼的事,現在大多只在心裡翻,很少在別人面前翻,因為一不小心心不知道會遇上什麼惡人,隨時捱了拳頭吃了虧,痛的還是自己,還是算吧!最怕現代社會什麼都能錄影放到網上,最後尷尬的也是自己。

照片來源﹕kanzhongguo.eu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