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應學習什麼作母語?

T 一般生於香港的小朋友,基本上會說三種方言:廣東話,普通話和英語。在我這個年代,大部分家長都會首選英文,選擇國際學校,不惜花費在英語的培訓。在我教的小孩當中,佔了八成都會說一口流利沒有口音的英語。那麼我在想,要如何選擇呢? 我希望我的小孩也能操一口流利的英語,與在外國長大的小朋友在口音上沒有差別,但我不止希望他只會說英語,我希望他在說普通話和廣東話一樣要很流利。所以,我決定中文及英文同時進步,不會讓他只會說英文。你是香港人就應該會說一口流利的廣東話。懂得在什麼時候用什麼語言溝通才是我想的。

最好的媽媽

G 人家說A媽媽是最好的媽媽、B家的媽媽是最好的媽媽,最好媽媽的標準答案肯定是「別人家的媽媽」。不是出於亞洲人的謙讓心態, 一定要眨自己的媽媽,我是一個很容易收買的人,只要給我好吃的就開心。 我高中時,放學去了好朋友家玩,好朋友的爸爸是警察,辦公室是在新界北(忘了是上水還是粉嶺,總之就是邊境附近),由於好朋友的爸爸是管理層,上下班都很準時,每日8pm準時到家; 好朋友的媽媽是一個很會自己找節目的人,一時上深圳揼骨或修甲或跳社交舞,總之生活就多姿多采,常常不在家。

邊緣

T 剛在轉堂中,看見年青人(目測高中或大學生)跳閘,不付錢直接跳入港鐵站內,當下我的感受是,你不喜歡便不要乘坐,為何又要做出犯法的行為? 從前,對於年輕人不捱得,工作態度欠佳等等,已經有著不好的印象,新一代的不如舊一代,雖然不能一竹篙打一船人,但普遍很多有經驗的也會有著差不多的批評(當然我也有認識到例外的)。

轉換工作 × 自食其果 怨不得他人

J 信任非一朝一夕建立,對方的行為做的坦蕩,毫無隱瞞及欺騙,才能夠構成相信,不然相信是從嘴巴說出來就能信的嗎? 最近大家都為新賭場開幕轉換工作而煩惱,新賭場有超過1000個職位,包括賭桌,公關,保安,餐廳,等等。有些同事們覺得這是不容錯過一個大好的機會但又有些則不肯定是否正確認為是比較好,但無論任何選擇都應該做好本份。公司對申請人的要求是準時上班,沒有遲到早退記錄,但有些人有超過10個不上班記錄就會自動取消申請資格。 工會的同事認為有10個call ins 是員工的福利,不用是浪費。如果曠工去和朋友食飯玩樂,隱瞞,然後失去很好的工作機會,我覺得並不值得,而且根本沒有尊重家人和工作。工作一個星期40個小時,但如果每星期都早退10小時,倒不如想想和你一起玩樂的朋友,在不在乎你的工作和家人,明知道你有家庭,賺錢又少,還要曠工陪外出。 我相信沒有任何一間公司會想有這樣的員工,更不會有老婆想要這樣的不負責任老公。

雞肋

G 《楊修之死》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操屯兵日久,欲要進兵,又被馬超拒守;欲收兵回,又恐被蜀兵恥笑,心中猶豫不決。」超級白話,即使不完全明白 ,看重點也知道曹操對於進攻還是收兵猶豫不決。 猶豫不決使我們最難下決心做決定,沒有絕對的錯或對。最好的例子是打麻雀,三番起糊,一開牌13張3張萬字,3張索子,3張筒子,4張番子,比例如此平均下究竟要保留或捨棄哪個類別?在這情況下,我相信我的直覺,當然會有誤差,我不會怨天怨地,因為未到最後,還是有機會食糊; 做不成混一色,可以食對對糊又或者平糊正花自摸。

失去了自由

我從來未想過會在香港失去自由。請感受一下,香港現在變成什麼樣子? 有街出不得,有班上不得,發聲也不得。 我是一個要上夜班的人,現在沒有了地鐵確是十分不便。而所有東西會在晚上七時前關掉,大家都害怕回家遲了會有危險,所以一到七點八點左右,大家像走難搬趕上車。當有帶口罩出現的地方,讓我害怕起來,因為看見影片中如何私了的揮拳。看見警察也害怕,不知道他們會否不問因由而把你關起來。 有很多大破壞,根本修復不了,看見這個爛港很心痛。有感自己身在落後的國家中,不合你意便燒,打等等。說真的,我怕警察也同時怕黑衣人。現在身處這個地方不能發表自己的意見,不是你說想去那就去那。像那些身處外國的如有不滿,回港感受一下香港變成什麼和親眼看看才發聲。 看見大學的直播更加恐怖,圍攻老師校長,一些基本專重也沒有,很多地方的人都買他們怕,害怕自己被網上起底攻擊,不滿意便把你包圍,這不是對話,而是恐嚇,帶有粗口的恐嚇。語言上講不過外籍教授,便直接用粗口罵教授。 我絕對覺得政府很廢,沒有用,但我們不是在古代,真的需要用這般原始人的暴力去起革命嗎?為何不想想?你們擁有的智慧難道不能去改變這個香港嗎?可以用你們的學歷去改變政府,去為香港奮鬥,但這般的破壞,你們認為要再花多少年的時間才能修復?

[柴娃娃女孩]美國學車和駕駛經驗

C J – 導師表示今天不想死 學車時第一次上路,心情難免會高度緊張,手忙腳亂,甚至連油門、剎車都傻傻分不清楚。我相信在美國學車會比香港容易很多,因為路上車比較少,行車路亦闊,泊車位置大。當時年紀小,所以上駕駛班的人都是小朋友。 筆試 – DMV辦公室有的是用電腦,有的是紙筆測驗。當時有2種:圖片和文字。我通過了圖片測試拿到driving permit。 之後就是6小時的駕駛班,第一次發動引擎,我連是那一個都不清楚。我只記得那個導師說他不想死。DMV沒有提供車子路考,所以我們開著自己的車去。雖然緊張得很,但還是通過了! 在美國除了開車需要帶駕照,很多地方也需要用到駕照。例如:銀行開戶,進出酒吧,甚至搭國內班機。 G – 看清一個人的品 人家說有2件事能看清一個人的品性,1是打麻雀,2是開車。打麻雀時的我還能騙騙人家我是個溫文的女生,但雙手一觸及到軚盤,就會變成另一個人 (quote我的一位好朋友)。 我最怕在路面遇到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司機,因為你不知道自己做什麼,等於置路上其他司機、乘客和路人的安全不顧,是非常不負責任的行為。所以每當不幸地遇到此類司機,我會提醒自己不要犯他們犯的錯誤。 另外我很怕的是泊位,特別是parallel parking,可能真的很少應用不熟練的原因,所以在大城市 (特別是加州) 真的是一泊一驚心。所以我早回到公司,我會練習下back parking,希望提昇自己make spacing judgment時的準確度。 T – 每次下雨駕車時 談到駕駛經驗,讓我想起印象最深刻的是下大雨。到現在每次下雨駕車時,我手腳也會變得冰凍及心跳加速,漸漸如非必要,我絕不會在下雨天駕駛。 那是發生在多年前在美國,若果曾到過美國旅行,必定知道美國的街粒很少,很弱,當時我駕駛載著家人一起去水牛城旅行,其中一晚下著滂沱大雨,我根本看不見路上的線和車輛以及路牌,純粹靠GPS的指示慢慢開往目的地。那時只開了短短的半小時,可是我感覺是過了千萬個世紀。在車上,大家都屏著呼吸,沒有人說一句話,我清晰地聽見自己的心跳聲如何加速地跳動。我的手腳冰冷的全是冷汗,在路上的司機都是靠著猜的來開,慢慢會看見車尾的紅燈,你會知道自己沒有走偏了。 下車時,差點站不住腳。我猜如果車上不是有著我所有的家人而是只有我自己時,我覺得我不會有著那麼大的壓力,因為我害怕會有什麼事情發生而令我失去了他們,所以心裡受著巨大的壓力,希望能小心駕駛至目的地方。這個陰影,影響著我,我十分害怕在雨下得十分大的時候開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