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檢測 × 隔離10天 定 14天?

上星期我家需接受covid-19測試,結得不幸地老公和細J呈陽性。 在多倫多做測試是免費的,只需要網上預約時間同埋個人資料,下載 covid alert app。 之後會收到email,安排到就近的檢測中心。星期一至七 9:00am-5:00pm。 RT-PCR 化驗這種測試是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 (CDC) 選用去決定一個人是否帶病毒。檢測是使用一枝長幼棒子末端有药籤去鼻道深處採集物質—鼻與喉嚨相連處。實驗室著眼於樣本是否含有遺傳物質與病毒相配。現在有很多平台去探測SARS-CoV-2 (COVID-19). 我自己比較緊張,但細J面前不能表現害怕的神情。當棒子入鼻的時候感覺奇怪,像要打噴嚏,鼻水亦一直跑出來。醫療人員說像有水入鼻,眼淚直流。過程大概十秒鐘左右。細J 表示不痛,只是有點癢癢的。 絕大多數情況下,孩子是不需要接受檢測。受感染 COVID-19 的孩子通常只有輕微的感冒症狀,不像在成年人身上所看到的更嚴重疾病。我相信細J 一開始是有症狀,但身體強壯所以很快就回復活力。 冠狀病毒病的病徵可以很輕微,或者根本沒有病徵。如有任何身體不適(即使症狀非常輕微),應盡快向醫生求診,以及早獲得適切診斷和治療。 如呈陽性反應,應進行10天隔離;如懷疑自己有接觸受感染者,進行14天隔離。 由於第一次我的結果是陰性,所以需再檢驗多次。因為第一次未有病徵,可能會延遲,所以會有機會是轉陽性。很顯然第二次比較有經驗, 有做好心理準備,感覺和第一次差不多。 希望不需要再隔離! 照片來源:Jules

愛回家之開心速遞

最近媽媽在電話上問我有沒有看TBB的劇集,我「有啊,愛·回家之開心速遞」媽媽很興奮地說「我們也是啊! 你最喜歡誰?」我「金城安與Bonnie」媽媽「哦,原來你喜歡看『廢青』」我 =.=” 不想跟她說話,「比較喜歡看大學的劇情,跟朱凌凌、George、池子孝都比較搞笑。很多人都想安仔與朱凌湊成一對,不過我還是喜歡安Bon。」媽媽沒有好氣說「難道George和阿孝也要搞『hehe』」我「是啊~他們那麼sweet,扮拍拖時叫對方做阿boo,很甜蜜」 看來媽媽還是不太能接受hehe或sheshe,我本以為她是很accepting的。除了安Bon,我第2喜歡是TT和紅衫魚的菠蘿包情緣 (媽媽一針見血說「TT是一隻沒有腳的小鳥)」。 愛回家系列應該是近年比較受歡迎,長度20分鐘,故事與故事之間是有連結但又不用每集觀看,隨時可以jump in and out。師妹上年因為經常發燒,住院一星期,師妹憶述由於住在醫院極其無聊,每日最期待的時間就是播放愛回家的時段。

我家公主出世了

終於等到所有野都好似安排好,停低落黎抖一抖,更新一下網誌。 原本10月21係妹妹既預產期,10月20見完醫生,佢話如果bb唔出黎就約左10月30號入院催生,聽聞催生會比正常痛多好幾倍。當然有得揀我係唔會想催生,但妹妹睇黎住得好舒服,完全冇諗住要出黎~ 10月21過左,準備上床訓教。到左10月22既凌晨兩點半我痛醒左,感覺同呀仔要生時既痛一樣,但我想去下廁所睇下係咪去得出,去完諗住想返房訓多陣先再算,因為上次痛左10個鐘左右先生,諗住係醫院痛不如係屋企痛。但老公唔比,因為佢聽人講第二胎會快好多,所以要我起身去沖涼,吹完頭就叫醒奶奶車我地去瑪麗醫院辦入院手續。我地到醫院時係凌晨3點40分左右,老公登記入院,我打左個電話比媽咪話佢知我入院喇,再比姑娘檢查。姑娘問我急唔急,我話都急急地,佢一黎就同我檢查先再度血壓,一檢查已經話我開左兩度,同呀仔個時一樣。我換左病人衫,量血壓時姑娘話太高,搏左心機聽bb心跳又話bb心跳減慢,我其實已經痛到好難郁,好努力咁要自己清醒。老公返黎後,姑娘話你太太好快生得,叫佢留醫院等,因為疫情所有人都會被趕返家。當時4位同時登記既只有老公留低,其他都要返家。 到左凌晨4點尾推左我入產房,叫老公換左衫,一入到去唔駛佢講我就已經識吸笑氣,即刻舒緩好多,檢查完開左8度,準備隨時生得。冇幾耐,佢唔俾我聞笑氣,個下真係覺得晴天霹靂,因為聞左唔係好耐,一拎開就痛得好辛苦。姑娘話穿左水,可以生得,係咁叫我屙,我好努力聽指示,但我真係好想訓教,眼睛都就黎睜唔開,老公叫我頂住,聽指示用力再用力。 終於係05:58妹妹出世喇。 姑娘都覺得好驚訝我生左個8磅幾既小朋友順產仲要冇傷口。我都好感謝接生既姑娘好有經驗。人地話生仔10級痛,但我都仲忍受得到既,係真係好痛,不過呢一對仔女算係好錫我。呀仔係第一胎,用左接近12個小時痛連生,順產,算係快。呀妹第二胎,用左接近3個半小時痛連生,順產,超快。 好感恩佢地兩個平安同健康,冇咩太多大問題出現,呢個係我一直希望既,只要健康,自然人生會有更多唔同既選擇可以揀~ 唔好問我仲會唔會再生,答案係唔會。已經有一仔一女我已經好足夠,接落黎好好培養佢地大個,望佢地健康開心快樂成長,做一個正值既人。 照片來源:Tina

Drive thru 恐龍公園萬聖節夜 × 公園trick or treating

往年萬聖節,我都會帶著細J 外出參與各種不同萬聖節的活動,然後期待晚上去trick or treating。但今年因為疫情關係,很多室內和大型活動都已經取消。以前家家戶戶都會裝上恐怖裝飾,但今年我家附近只有幾戶人家有簡單佈置,相比往年,的確感到寂靜。 就在萬聖節前幾天,我上網看到恐龍公園有drive thru萬聖節活動,我就趕緊買票。現在疫情影響使我們更換了遊玩方式,進入駕駛式的體驗,只要坐在車內就可以保持社交距離。這三十分鐘的車程充滿萬聖節氣氛,燈飾,和驚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