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ny專欄

Covid-19下的誇國運輸

Covid-19的其中一個不便是運輸。我在2月頭時於美國郵政投遞了2個包裹到香港,都是保證會7天到達。最後,2個包裹分別在2月底和3月頭才送抵達指定地址。

今次換香港寄包裹到美國,娘親很堅持要寄口罩給我,其實我是沒有所謂,因為我都work from home,出街的次數有限。但她就說他們有足夠的物資,一定一定要把留給我的一份給我。基本上,所以國家郵政都有significant delay,這次他們打算用DHL。

當天,他們到DHL,填報關表格時,把口罩、保健品、紅棗黑糖荼磚都寫上。職員跟他們說寄口罩要寫上牌子及產地; 保健品要先上FDA網站登記及審批,審批允許後會回覆申請人號碼才能寄; 紅棗黑糖荼磚,媽媽已寫上 “candy” 但職員就說食物不能寄。他倆當時無功而返。(是次父母的親身體驗,我們都對DHL客戶服務沒有太正面的印象,覺得他們好像 “唔憂做”,完全沒有試為客人提供alternative solutions。)

我就說寄個東西要那麼麻煩,FedEx都很簡單(我在2月寄出的第3個包裹是through FedEx,因為朋友是航空界,有big discount)。翌日,爸爸便去了FedEx,亦成功寄出。他們都學聰明了,事前打電話到FedEx問清楚要怎樣填報關表格,FedEx職員就說所有東西都寫 “自用” 就可以了,只要不是寫醫療用途,過關時審查都不會太嚴格。

包裹是在香港7月16日下午2時58分寄出,在香港時間7月18日凌晨2時54分送到我家門,歷時35小時就從地球的一端送至地球的另一端,感覺他們收件後真的是有專人把包裹親自捧上專機。

想起Fedex的廣告slogan是 “使命必達” 果然信守承諾!

*題外話,我用美國郵政6月23日寄出一個很小的生日包裹給在澳洲的妹妹。包裹在7月2日抵達澳洲,妹妹在美國7月17日收到(幸好在生日前收到)。看來,(maybe)澳洲郵政還比美國郵政進度落後。

照片提供﹕thebrandboy & Genn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