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肉

G

突然很有感慨要寫這個題目—食狗肉。

之前和同事聊起全素食者的話題,我問他什麼時候開始吃全素,他說大概是2年半前,情景是他在廚房處理雞肉,突然一陣噁心吐了,他不忍心再殺生,自始他就加入全素食者的行列。整個對話最令我深刻的是我們討論食狗肉,他說他覺得食狗肉沒有特別殘忍,同樣是殺生,為什麼人們覺得殺雞、牛、羊、豬等等沒問題,沒有人譴責,人人/社會視之為正常。

之後自己深思,的確,凡是食肉者,都不能指責食狗肉很不人道。既然是愛動物,就是愛護所有動物;如果只是愛狗,打著的旗號應該是愛狗而非愛動物,這個行為在某程度上來說滿滿是自私的,但又細想人性的深處其實是自私,一定先做對自己有利或喜歡的事。

我只是想把自己的感受寫下,不是批評或指責任何人/組織。對於狗肉,我自己也覺得殘忍,但我從沒有批評,看到廣西玉林狗肉節的圖片,攤擋把狗連頭吊起來,覺得恐怖。但自從與同事聊天之後的感覺是,作為食肉者的一員我憑什麼認為自己站在道德高地,為自己生存的同時去take away others’ lives,難道我們在菜市場看到那些被去頭的羊、牛我們就視而不見,去合理化自己殺生的行為,或在燒味店吊著連頭的雞、鴨、鵝覺得全然沒有問題,或上酒樓吃乳豬全體,乳豬連頭上桌,也掩耳盜鈴不承認大部分人類的殘忍。

Leave a Reply